新聞:放眼國際專利布局 國鼎抗癌新藥開花結果

2014/3/29

2014年03月29日 04:03 時周精選 劉建宏/台北報導

國鼎研發中新藥為天然萃取的小分子,目前已在US FDA的規範下完成一期臨床試驗,並於2013年第4季順利進入2期臨床試驗,若以分離並鑑定中草藥中一個活性小分子的難度與新分子實體藥物上市的成功率計算,國鼎研發新藥的歷程確實備嘗艱辛,而等待並展望這0.1%新藥上市的成功率卻更彌足珍貴!

 


國鼎生物科技研發艱辛,專利更重要(時周提供)

 

國鼎生物科技自二○○二年成立以來即致力於新藥的研發,期間以自建的藥物篩選平台,針對台灣特有的植物、真菌以及中草藥進行活性小分子的篩選,於二○○五年秋天,成功的分離、鑑定出一分子量僅390g/mol的活性小分子,並命名為Antroquinonol,藥品名為Hocena。二○一○年,Hocena獲美國FDA及台灣衛生署核准針對非小型細胞肺癌(NSCLC)末期患者進行臨床試驗,國鼎此時正式進入新藥人體臨床試驗的歷史篇章。

 

研發艱辛專利更重要

國鼎生物科技研發部首席研究員陳志銘表示,綜觀台灣國內新藥研發的歷程,多數的生技公司往往由研發單位或藥廠技轉開發中新藥來進行後續的研發或臨床試驗,亦有部分的生技產業以老藥新用、開發老藥新劑型以延續或開闢老藥的新市場為研發主軸。

 

相較於國鼎的新藥研發歷程,往往給人土法煉鋼、老驥伏櫪的感覺,但一路走來,已陸續完成臨床前所有的毒理試驗與藥物動力學,研發的成果亦屢屢受到國際上專家學者的肯定,目前已累積十多篇國際期刊論文發表的成果,而此研發成果亦成就國鼎在此小分子的全球專利布局:二十五種適應症與百餘國的專利申請。

 

這種由「零」到「臨床」的小分子抗癌藥物研發歷程,在國內的生技醫藥產業是稀少性的,這些無形的資產再加上一期人體臨床的安全性試驗結果,將是國鼎在臨床上開發Hocena對其他適應症最有利與最珍貴的資產;以全球抗癌藥物的研發歷程來看,Hocena以完全未經任何化學方法修飾之天然之小分子進行臨床試驗,並且具備抗癌活性、人體高度相容性與無系統性毒性等特性,亦是抗癌藥物發展史上少有的案例!

 

陳志銘也提及,專利的布局是一個新藥在醫藥市場的核心價值之一,專利的價值除了積極防範競爭者的竊取與保護公司辛苦的研發成果外,消極的亦可保障生技公司擁有該研發新藥的合法性,防範競爭者販賣、製造與使用等等侵權行為,間接穩定新藥上市後市場的價格與品質,國際大藥廠無不積極的在專利布局上殫精竭慮的保護與防堵不可預料的侵權行為。

 

商機可觀適用廣泛

他舉例,目前市占率極高的降血脂藥Statin類藥物,第一個發現statin類小分子結構的是日本第一三共株式會社(Daiichi Sankyo)的研發人員在一九七一年於一株青黴菌裡找到的,稱為Mevastatin,但在一九七八年,默克的首席研發長P. Roy Vagelos在紅麴菌裡找到另一個類似物Lovastatin(Mevacor),並在一九八七年正式開始銷售;一九九四年默克又研發另一類似物Simvastatin(Zocor),隔年,一九九五年,Mevacor和Zocor兩種降血脂藥即為默克帶來超過十億美元的年營收,而截至二○一一年底,Statin類的降血脂藥已創造將近一千五百億美元的營收。

 

然而這可觀的商機卻不是默克所獨有,一九九七年輝瑞的化學合成Statin類似物Lipitor亦加入銷售行列,由於Lipitor的低劑量與低副作用的優勢,大大的瓜分默克的市場,其後,又有多家生技大藥廠投入降血脂藥的市場,有些是化學合成的類似物,有些是專利過期的學名藥,可見專利對一個研發新藥的重要性。

 

陳志銘說,基於這前車之鑑,國鼎已做好完整的專利布局,雖然很難做到滴水不漏的防範,但完整的專利架構已足夠將不確定性的風險降至最低,掌控後續的市場結構。 而在非癌症領域的適應症,如Antroquinonol對自體免疫疾病紅斑性狼瘡的動物功效性結果,已在二○一二年發表於國際期刊,「我們證明了Antroquinonol在低劑量下即可對非癌症領域的適應症有不錯的功效性。我們亦積極的規畫在明年即執行紅斑性狼瘡等自體免疫疾病的臨床試驗。目前,Hocena(Antroquinonol)有二十五種適應症的專利保護,這亦意味著這二十五種臨床適應症都將有機會循此最節省成本的臨床試驗模式,執行臨床功效性的驗證以及上市許可的申請。」

 

搭配舊藥也有前景

陳志銘表示,一期臨床試驗結果,真實地呈現Hocena使用的安全性,一個可安全使用的藥物在臨床上的運用就有無限可能,Hocena除了可以在疾病的治療上當主角以外,亦可以扮演「重要」的配角。

 

「舉例來說,很多藥物在疾病的治療過程裡面會有很嚴重的副作用,如肝腎功能的損壞等等,Hocena從很多動物試驗的結果證實具有修復肝腎功能損壞的能力,無形中賦予老藥更多使用的出路,而Hocena本身的活性亦可使搭配的老藥減低使用劑量,進而降低副作用發生,這也是國鼎未來有機會在醫藥市場上與大藥廠合作的可能之一。」

 

他強調,國鼎在製藥產業上是個新手,有新手會有的願景與夢想:「讓癌症的治療不再有痛苦等級!」、「提供癌症患者更有尊嚴的治療方式!」過程雖然艱辛,「即使只有○.一%成功的可能性,我們亦築夢踏實,為展開癌症治療史上革命的篇章,雖千萬人,吾往矣!」

 

Hocena新藥商機無限

國鼎生物科技總裁吳麗玉說,若以衛生福利部的統計資料,台灣每年肺癌新增案例約7500名左右來計算,Hocena若在2017年順利拿到US FDA的上市許可,保守推估Hocena在台灣肺癌市場至少會有8億新台幣的營收;若以此類推至全球肺癌藥物市占率,可推估1年至少約有1700億新台幣的營收,此市值計算方式乃建立在一般末期患者經治療後的5年平均存活率為2~5%的基礎上,若Hocena能將癌末患者5年存活率提高至10%甚至30%,則此新藥的全球年產值將會突破兆元新台幣以上。

 

此市場預估值其實與IMS所做的全球腫瘤藥物市場相近,其在1分2010年的報告中顯示:抗腫瘤藥物為全球最大的用藥類別,占全球藥品市占率約6.5%,約559.6億美元,預估到2016年抗腫瘤藥物市場將超越720億美元的商機。

 

特別報導 實驗成果顯著 

RAS是癌症治療聖杯

國鼎生物科技董事長劉勝勇說,Hocena(Antroquinonol)是一種Ras蛋白抑制劑。一般國人對所謂的「Ras蛋白抑制劑」較為陌生,主要也是目前沒有一個Ras蛋白抑制劑通過US FDA的核可上市成為抗癌用藥,可是Ras蛋白在癌症發展上卻是很重要的訊息分子。

 

根據研究指出,有將近三十至三十五%的癌症患者其Ras基因是突變的,而Ras基因的突變會導致Ras蛋白高度的活化,進而引起腫瘤的快速生長與分化。特殊的癌種如胰臟癌,Ras基因的突變高達九○%;而腸胃道癌症如大腸直腸癌等,亦有高達四十至五十%Ras基因突變的比例。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分子治療學教授錢寧博士(Channing J. Der, PhD)在一次美國腸胃道癌症學大會中即提出:Ras蛋白抑制劑的發現將會是癌症治療的聖杯!

 

其實,全球各大藥廠早在一、二十年前即致力於化學合成新藥Ras蛋白抑制劑的篩選與臨床試驗,但由於癌細胞內複雜的訊息傳遞路徑與藥物嚴重的副作用,使得這類的抗癌藥物一直無法在臨床試驗上取得正面的療效。Hocena在癌細胞上作用機制的解密,是國鼎結合國內外專家學者與研發機構多年來「逆向反推」癌細胞訊息傳遞路徑的重要成果。

 

他又說,「我們二期臨床總主持人Dr. David S. Ettinger對我們的談話中指出:『努力』與『幸運』是目前成功上市的藥物最普遍的理由。一點也沒錯,我們必須承認,Hocena的結構『幸運』的與先前的大藥廠以化學合成Ras蛋白抑制劑之理論不謀而合,而國鼎團隊的『努力』,造就了Hocena成為革命性抗癌新藥上市的最大契機。」

 

今年底展開二期臨床

劉勝勇表示,「國鼎對於臨床試驗的規畫除目前正進行中的肺癌二期臨床外,我們亦計畫於今年第四季或明年第一季展開胰臟癌與大腸直腸癌的二期臨床試驗,這是國鼎最值得驕傲與開發臨床適應症最大的優勢,主因在於我們有完整臨床前試驗結果與臨床一期人體安全性的評估,這些由時間與資金堆疊的研發成果,是我們後續執行臨床最重要的無形資產。」

 

劉勝勇強調,以即將執行的胰臟癌與大腸直腸癌臨床試驗為例,國鼎不需再重新執行臨床一期人體安全性的評估,直接以二期臨床試驗的規模探討Hocena對此二癌種的功效性,其中,胰臟癌用藥是屬於孤兒藥的範疇,若能在有統計意義的收案人數下證明Hocena的功效性,以「快速審查」的條件申請上市許可的機會將會非常高。

 

文章出處:中時電子報/放眼國際專利布局 國鼎抗癌新藥開花結果